本文摘要:由于此次疫情在时间和影响范围上比2003年的SARS更为常见,且煤矿生产受春节假期和节后停产影响也不多,因此有理由认为原煤和炼焦煤产量受影响更大。从这个角度来说,炼焦煤的供需环境显然是黑产业链中最差的。

影响

总结短期内,由于煤矿恢复生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期内供应仍然紧张,不会拖累焦炭生产环节,导致焦炭供应紧张,炼焦煤焦炭现货价格会好于钢材价格。多年来,这种疫情对总供需的影响相对有限,甚至更好,它影响了供需节奏。

全年炼焦煤仍将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见《永安期货2020年报》:煤焦——估值松动,供需受挫,价格承压)。因此,焦煤焦煤5月合约比较强势(要注意其价格估值),暴跌空间可能有限,而焦煤9月合约仍将是弱势合约。

最近几个月焦炭的供需情况仍然与停产产能情况密切相关,不确定性小。炼焦煤处于黑色产业链的最上游位置。

从产品来看,炼焦煤基本没有上游产品。焦炭也在黑产业链的上游,黑产业链是炼焦煤必不可少的下游环节,必不可少的下游环节是钢铁厂高炉炼铁环节。从结果来看,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炼焦煤的生产和下游消费以及焦炭的生产和消费。对于炼焦煤,由于煤炭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工人。

由于春节假期,除了部分煤矿分担保障民生和下游企业长期生产的任务外,大量煤矿处于减产或停产状态,煤矿产量不会显著下降。从焦煤产量的季节性来看,春运月份的产量较长,月产量一般下降高达20%。一般来说,煤矿不会在春节后逐步恢复生产,月初月末后产量也不会明显下降。

由于疫情因素,很大程度上允许人员流动和物流,所以今年煤矿复工较往年晚,复工强度也较往年弱。从数量上看,由于还处于疫情控制阶段,很难准确测算出疫情对供给和市场需求影响的准确数字,但我们可以简单对比一下2003年非典的数据。

01 2003年SARS比较总结,主要时间节点有:2002年11月-2003年2月是疫情传播期;2003年3月至2003年5月,疫情加剧。2003年6月至2003年7月,疫情结束。在时间和影响范围上,2003年的SARS和今年的冠状病毒疫情有几个显著的区别。

第一,强化时间不同。2003年春节是2月1日,春运高峰时间是1月17日到2月25日。疫情愈演愈烈期间,春运高峰基本结束,已经有非常多的工人返工。

1月份疫情加剧,正值春运高峰期,对返工流程影响不大;其次,疫情影响范围不同。2003年非典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和山西,其中山西是主要产煤区,对煤炭生产的影响相对有限。这次疫情波及全国,对各大产煤区影响不大;最后,与2003年相比,各省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物流更加顺畅,由于允许的物流和人流,影响更大。

所以从以上来看,疫情对炼焦煤和焦炭的供需影响应该更大。由于数据的缺陷,我们无法用当时的原煤产量数据和生铁产量数据来确定对炼焦煤供需的影响。我们利用2002年和2004年所涉及月份的平均收益率,以及2002年至2004年所涉及月份的平均增长率,来计算2003年所涉及月份在不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的预期收益率。前者记录为预计产量A,后者记录为预计产量B.
当月原煤产量和生铁产量的实际值与计算值对比如下:从以上数字可以看出,疫情前期对原煤产量和生铁产量的影响明显较小,影响范围占月产量的2.5%~4%。

由于山西是疫区集中区和主要产煤区之一,其原煤产量明显低于全国水平,影响范围占月产量的3% ~ 7%。生长期结束,对原煤产量的影响基本上变得平淡,生铁产量甚至开始好于预测值,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生铁产量的转移。就可乐而言,在疫情加剧期之初受到的影响更为显著,之后影响逐渐变得平淡。山西省作为焦炭主产区,在疫情加剧期初期对产量影响较大,但随后迅速回落,产量比计算好得多,说明疫情对焦炭的影响需要更短的时间。

由于此次疫情在时间和影响范围上比2003年的SARS更为常见,且煤矿生产受春节假期和节后停产影响也不多,因此有理由认为原煤和炼焦煤产量受影响更大。但焦炭产率和生铁产率的影响应从配方上看。据有关文件显示,2003年我国原煤产量为16.67亿吨,其中出口扣除9391万吨,进口1102万吨,可供国内消费的原煤总量为15.84亿吨,与年煤炭消费量15.79亿吨基本平衡。

根据连刚云终端的数据,从2000年到2003年,中国焦炭供不应求,产量超过消费量。2004年以来,供需基本平衡,然后产量逐渐达到消费。与此同时,在2005年之前,中国是一个干净的钢铁进口国。2000-2005年,钢铁行业属于朝阳行业,产能比较紧张。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黑色产业链某一环节的减产不会很快传递到其他环节,各个环节的联动机制更好。目前,钢铁、焦化厂和煤炭的产能往往存在一定程度的不足,这与2003年的供需格局不同。同时,炼焦煤焦端库存较高,缓冲空间较小,各环节联动机制较好。从总体情况来看,黑色产业链一般是从下游带动到上游。

钢铁订单好,利润好,利润就不会逐渐传导到上游,炼焦利润会提高,矿石价格会上涨,然后传导到炼焦煤末端,炼焦煤价格会上涨;当钢铁订单恶化,利润恶化时,利润传导不会向上游传导,而是会传导炼焦利润,矿石价格暴跌,然后传导到炼焦煤末端,炼焦煤价格暴跌。从疫情发展来看,2008年钢材消费和煤矿生产应该会受到影响,说明钢材消费应该会快速上升甚至下降,煤矿生产会减少,导致下游利润传递较慢,库存积累较慢。下游越靠近压力越大,而受减产影响的上游压力较小。

2003年疫情显示,黑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受到了仅次于疫情加剧初期的影响,之后生产逐渐完全恢复。焦化厂和钢厂生产完全恢复的速度明显慢于煤矿。当然,从生产方式来看,煤矿恢复生产也是一个比较慢的过程。

但是今年的节目不一样。钢厂订单明显少,利润转移大,钢材库存积累快,但宽流程钢厂减产相对较小。因此,钢材现货侧的压力也更大。02对焦炭端的影响就焦炭端而言,对市场需求端的影响相对有限,而
据调查,目前炼焦利润还是不错的,运输末期汽车长途运输基本呈下降趋势,但消防运输更为严格,焦炭库存压力不大,导致原煤结构性短缺,特别是低硫主焦煤。

因此,可口可乐虽然面临一定的估值压力,但没有上游减产的支撑,似乎更强。目前焦炭价格还处于钢焦博弈阶段。

虽然受一定的物流余量影响,但焦化厂焦炭库存压力不大。虽然钢厂春节期间消耗了一部分焦炭库存,但库存仍处于高位,补货意愿并不是特别迫切。所以短期内焦炭现货价格上下空间有限。

03对焦煤端的影响就煤端而言,虽然近期要出台各种文件保证供应,但煤矿实际复工情况表明复工较慢。可以预计,即使煤矿期望快速恢复生产,恢复生产也将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尤其是对于炼焦煤,没有人流和物流的因素。从炼焦煤库存情况看,总库存增长缓慢,而消费端库存明显下降,高于2017年初水平,甚至与2016年初水平相近。

因此,钢厂焦化厂有一定的市场补货需求。从这个角度来说,炼焦煤的供需环境显然是黑产业链中最差的。从短期来看,由于煤矿恢复生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期内供应仍然紧张,不会拖累焦炭生产环节,导致焦炭供应紧张,炼焦煤焦炭现货价格会优于钢材价格。

当然,上述假设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长流程钢厂并没有大规模减产。根据非典期间钢厂减产情况来看,生铁产量未受影响后的时期是强化期的前三分之一,之后产量逐渐完全恢复。这场疫情的持续时间无法确认。

然而,在当前的强化时期,钢厂的减产是有限的。随着额外案例的转向(非湖北地区),钢厂减产的时间越来越少。预计钢厂减产不会明显弱于预期。多年来,网卓新闻网认为,这次疫情对总供需的影响相对有限,甚至更好,它影响了供需节奏。

全年炼焦煤仍将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见《永安期货2020年报》:煤焦估值——宽松,供大于求,价格承压)。所以炼焦煤焦炭5月合约比较强势(要注意其价格估值),暴跌空间有限,而炼焦煤9。最近几个月焦炭的供需情况仍然与停产产能情况密切相关,不确定性小。

炼焦煤

本文关键词:供需,疫情,焦炭,十大外围足彩网站

本文来源:十大外围足彩网站-www.ttytuan.com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